首页 »

深度 | 当“务实派”默克尔遇到“张扬派”特朗普,会撞出怎样的火花?

2019/8/14 7:42:35

深度 | 当“务实派”默克尔遇到“张扬派”特朗普,会撞出怎样的火花?

一边是谨言慎行、沉稳务实的东德物理学家,一边是屡放厥词、生活在聚光灯下的纽约房产大亨。本周,已担任德国总理12年的默克尔将与刚就任美国总统两个月的特朗普举行首次会晤。路透社称,很难想像,还有别的两位“重磅”领导人比默克尔与特朗普之间的差异更大,无论是风格还是内在。不知道两人在白宫会议厅落座后,将碰撞出怎样的“火花”。
   
  

“他们想知道如何进行合作”
   
  

由于天气原因,这场原定于周二举行的会面,将推迟至本周五举行。但欧美媒体并未因此降低调门。美联社称,默克尔以她的有板有眼的评论和保守坚定的风格闻名遐迩,而特朗普以即兴推文和非专业方式震撼了美国政坛,他们的相遇,或许会制造出一幅有趣的景象。路透社则援引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前欧洲政策顾问查尔斯·库普昌的话说,“他们的性格完全不同,我认为他们可能很难成为好朋友。”
  

众所周知,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与默克尔私交很好,即便在2013年“棱镜门”曝光后,两人还是小心翼翼地相互支持。然而,当特朗普这头“政治公牛”闯进美德关系这家“瓷器店”,人们对两国关系的未来充满担心。
  

近几个月,特朗普对默克尔和德国屡屡“出言不逊”,向全世界展示了他们在经济、外交等多项政策上的巨大分歧。
  

竞选期间,特朗普把默克尔2015年允许难民在德国寻求庇护的决定称为“灾难性的错误”。他威胁要对进口到美国市场的德国汽车征收关税,批评柏林没有花更多的钱在国防上,对默克尔未履行承诺表示不满。他还多次提到,“北约”已过时。对此,德国人担心这些政策矛盾会成为影响两国关系的“定时炸弹”。
  

在这样混沌的背景下,欧美舆论和默克尔本人对这次会面都抱有特殊的期望。
  

“我确实认为,从政治和战略角度来说,他们都很想知道如何进行合作。这无疑是特朗普作为总统与外国领导人最重要的一次会面。”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前欧洲政策顾问查尔斯·库普昌说。
  

默克尔告诉议会,她会强调美国和欧洲有多少共同点,“我将以这种精神与特朗普总统进行会谈。”欧洲舆论则希望这位德国“铁娘子”、欧盟最有权力的领导者,能用聪明和经验探寻特朗普对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发展究竟怎么想。
   
  

“猛男”战术动摇不了她
   
  

回首美德关系史,自二战以来,美德围绕商业、经济和安全利益的对抗和纷争并不少。 德国前总理施密特执政8年期间,跟美国前总统尼克松、福特、卡特和里根小争小吵不断。德国前总理施罗德与美国总统小布什还在伊拉克战争上彻底翻了脸。但在默克尔担任总理的12年里,她与小布什和奥巴马都保持了良好的工作关系。
  

德国外交官和政界人士相信,默克尔能够和特朗普融洽相处。
  

路透社援引德国官员的话称,为了此次会面,默克尔做了认真的准备。她“温习”了特朗普最近的演讲以及采访,其中包括特朗普在1990年接受《花花公子》杂志采访时的长篇问答。默克尔助手还分析了特朗普与特蕾莎·梅、安倍等其他国家领导人的会面,并与同级别的美国官员交流,研究如何应付这位难以捉摸的前真人秀明星。“特朗普不喜欢长时间的倾听,他更喜欢明确的立场,而不是深入细节,我们必须做好准备。”一位德国高官说。
  

德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专家西科·藤贝尔说,冷静是默克尔袖子里的王牌。她有着巨大的耐心、冰山般的平静和自信,以及面对男性权威的淡定气质。事实证明,她不会轻易被那些尝试使用“猛男”战术的领导人动摇。“普京对她试过,埃尔多安试了,还有很多其他人,都不奏效。”
  

另有美国媒体评论,默克尔和特朗普并非全无交集。他们可能会在个人经历中找到共同点。就像特朗普在党内长期不被看好一样,当初,在被称为“男人的天下”的基民盟内部,人们很难相信默克尔会成为德国主流保守派的领导人。
  

此外,家族的迁移史可能成为两人的另一条联系纽带。特朗普的祖父弗里德里克·特朗普出生在德国,1885年从德国移民到美国闯荡,当他1905年试图重回德国干一番事业时,却被巴伐利亚当局遣返。默克尔出生在德国汉堡,当她的牧师父亲遵循主教命令,举家搬到东德建立新教教会时,她才三个月大。
  

或许就像默克尔所说,“直接说话总是比背后谈论对方好多了,我期待这次旅行。”
   
  

会谈可能围绕五大领域
   
  

当然,除了与特朗普建立关系、获得白宫最新动态外,默克尔还有许多现实利益问题需要解决。
  

《洛杉矶时报》认为,两人的会谈将规划美德关系、跨大西洋关系的未来,并将影响下述五个关键领域的政策制定。
  

贸易:默克尔此次美国之行不是一个人“单飞”。她随团带了一批德国商业领袖,包括宝马CEO克拉格、西门子CEO凯瑟等。他们将与她一起参加反对上调德国汽车税率的游说,还将探讨如何减少美国与德国高达65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。 根据彭博社报道,默克尔计划给特朗普一个关于贸易的“教程”,其中包括呼吁自由贸易和开放市场、捍卫德国的贸易顺差,警告可能的贸易报复措施。
  

移民:在这个问题上,默克尔和特朗普冲突明显。默克尔对美国政府最初的难民禁令表示“遗憾”,特朗普则称默克尔对难民的开放政策为“灾难性错误”。他还说,他认为这项政策将导致更多的国家在英国之后离开欧盟。默克尔则认为,开放是德国、乃至欧洲必须坚持的“价值”,欧洲永远不会封闭和倒退。
  

气候变化:由于特朗普的顾问在是否撤出巴黎气候变化协议上态度分裂,默克尔可能有机会游说美国政府继续支持对这项近200个国家签署的历史性条约。默克尔承诺,在11月与特朗普就气候变化问题进行合作,承认“与美国总统进行气候谈判并不容易”。由于德国在促进可再生能源方面经验丰富,默克尔在这些谈判中大多处于有利地位。不过,可能有一个压力点,即她能否游说美国监管机构放宽对德国柴油车的环境标准。
  

对外政策:鉴于目前正在进行的“通俄门”调查,默克尔在与特朗普讨论外交政策时,需格外小心。虽然特朗普对俄罗斯总统普京“情有独钟”,但一些分析家认为,两国领导人将围着俄罗斯问题外围转。一位行政官员告诉彭博社,关于处理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关系和乌克兰东部和平的前景,特朗普想听默克尔的意见。
  

北约防御:特朗普计划在新财年增加美国的国防开支,他希望德国和北约其他盟国也这样做,将国内生产总值的2%用于国防(德国国防开支目前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.2%)。一位白宫高级官员说:“我希望这会是会谈一个主要话题。”特朗普还称北约“过时”,但巩固美国对世界上最大的军事联盟的承诺,则是默克尔的高度优先议题。
  

有评论认为,在奥巴马时代,美德关系的融洽和团结是“盖着桌布”的表面和气。随着特朗普时代到来,美德关系的伪装正在被脱下。而这未必是件坏事。
   
    (栏目主编:杨立群。编辑邮箱:ylq@jfdaily.com)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:项建英